欢迎来到无锡专业刑辩律师网!

在线咨询 | 联系我们

您所在的位置: 无锡专业刑辩律师网 >律师文集

律师介绍

王强律师 王强律师,江苏法舟律师事务所律师,法舟刑事辩护研究中心主任,中国政法大学毕业,硕士。曾从事检察工作十年,担任过基层副检察长;曾荣立三等功三次;获地市级最佳辩手,省级优秀辩手;省级调研一、二等奖;江苏省首届青年律...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王强律师

手机号码:15251502121

邮箱地址:15251502121@126.com

执业证号:13202201610627816

执业律所:江苏法舟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无锡市滨湖区太湖大道1888号城开国际西塔12楼

律师文集

从二审改判案例看贷款诈骗罪与骗取贷款罪的区分

整理: 江苏法舟律师事务所    窦荣红


贷款诈骗罪与骗取贷款罪的手段相似,行为人均采取隐瞒真相或者虚构事实的方法骗取贷款且未按期归还贷款,但主观目的不同。骗取贷款不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只因在不符合贷款条件的情况下为取得贷款而采用非法手段,签订贷款时有还款的能力且有归还的意愿,而贷款诈骗罪的主观意图是通过非法手段骗取贷款并非法占有。

 

区分行为人是构成贷款诈骗罪还是骗取贷款罪的关键是判断行为人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的主观目的,不能简单地认为只要以非法手段取得贷款并在贷款到期后不能偿还,就一律以贷款诈骗罪论处,而应通过多方位客观行为全面考察行为人主观心态,从而得出行为人是否具有非法占有贷款的主观目的。

 

首先,由于金融犯罪行为与金融合同行为无法剥离,在合同没有受到相对方质疑及不安抗辩的情况下,合同义务方的履约行为是靠合同约定规范的。行为人履行合同的结果是区分贷款诈骗罪与骗取贷款罪的客观事实依据。行为人能否履行还款义务要以合同约定的还贷期限为时间节点确定,在约定还贷期限不到的情况下不能推定行为人非法占有该贷款,除非有足够的证据。

 

其次,贷款诈骗罪与骗取贷款罪在客观行为表象上相同,均是诈骗的方法获取了金融部门的资金,二者侵害的客体均为金融管理秩序和金融机构的资金所有权,区别在于行为人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的主观目的以及危害结果大小,这是我国刑法同时设定该两个罪名的立法本意。同时也说明,以欺骗方法签订的贷款合同在司法权未介入的情况下并不必然被终止,即,合同有可履行性。合同履行的条件尚未成就,不足以证实行为人具有不履行合同义务的行为,也就不能证明其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本文从裁判文书网检索到12个将贷款诈骗罪改判为骗取贷款罪的案例,笔者从中归纳总结出核心的裁判要旨及辩护观点,供大家参考。

 

(一)虽然有将贷款用于违法活动,但是仅为所获贷款的一部分。认定其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贷款的故意,证据尚不充分。

 

案号:(2018)鄂01刑终550号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姜建新系使用虚假的经济合同和虚假的证明文件,诈骗银行的贷款。不仅用于赌博的违法活动,还肆意挥霍贷款资金用于归还个人债务和为个人购买汽车,没有用于企业的生产经营活动,造成银行贷款不能归还。根据上述查明的事实可以认定被告人姜建新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诈骗银行贷款,符合贷款诈骗罪的法定构成要件,应以贷款诈骗罪定罪处罚,

 

二审法院认为姜建新在使用虚假的证明文件获得贷款后,确实实际履行了一段时间的还款义务;其联系方式一直没有改变;其到案后虽一直供述所获贷款用于偿还个人债务、赌博和消费,但用于违法活动的款项为所获贷款的一部分,故认定其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贷款的故意,证据尚不充分。

 

(二)案发时不能归还贷款是因为经营不善等意志以外的原因,不应以贷款诈骗罪定罪。

 

案号:(2018)闽01刑终1013号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严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隐瞒事实真相,虚报车价等方式,诈骗银行贷款1151797.8元,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贷款诈骗罪。

 

二审法院认为严某申请150万元汽车贷款时在福州拥有二套商品房、二辆高级轿车,并开办福建省恒硕贸易有限公司,该公司经营情况良好,且严某亦向银行提供了担保人,银行在经过严格的审核程序后认为,严某还款能力较强。上述情况证实,严某申请汽车贷款时具有还款能力,其行为不属于“明知没有归还能力而大量骗取资金的”的情形。严某前期有还款,后因公司经营不善不再还款,并将抵押车辆质押23万元用于公司经营。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印发《全国法院审理金融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的通知规定,案发时不能归还贷款是因为经营不善等意志以外的原因,不应以贷款诈骗罪定罪。原判以购车前债务较多以及私自将抵押车辆质押等为由认定严某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的故意,进而认定严某构成贷款诈骗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故原判认定严某构成贷款诈骗罪定性不当。

 

案号:(2016)黑01刑终512号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朱维忠冒用他人身份及提供虚假担保贷款,致使贷款未予偿还,应当认定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的故意,其行为符合贷款诈骗罪的构成要件。

对于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关于贷款是用于养猪不构成贷款诈骗罪的辩解。鉴于其提供的三名证人与被告人朱维忠有利害关系,证言内容缺乏客观性及真实性。该村委会及该防疫部门所出具的证明,其所证实朱维忠于2000年至2013年养殖生猪及期间发生猪瘟,猪大量死亡,造成损失的事实并不具体。上述证据无论从形式还是内容上均不适格,对此不予采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三条关于贷款诈骗的五项情形中,被告人的行为符合其中的使用虚假的证明文件,使用虚假的产权证明作担保或者超出抵押价值重复担保的二项。况且取得贷款后的用途,只是反映某犯罪恶性程度,并不能否认其主观上无非法占有的目的。且客观上被告人提供了虚假的担保申请贷款,而在贷款期限届满后经出借人催款,拒不偿还。

 

二审法院认为,证人刘某甲、张某丁、王某丁证实朱维忠从事生猪饲养十余年,2012年因猪瘟死了400多头猪,导致亏损,花费约300万。三名证人证明的内容与朱维忠的供述能够互相印证,共同证明朱维忠遭遇经营风险导致亏损。此外无证据证明朱维忠将贷款用于养殖生猪以外的其他事项或被其非法占有,故认定朱维忠具有非法占有之目的的证据不充分。故原审判决认定朱维忠犯贷款诈骗罪适用法律错误,本院予以纠正。

 

(三)以公司的名义向银行贷款,用于企业的经营活动。不足以证明行为人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银行贷款的故意。

 

案号:(2016)鲁17刑终315号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申保红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向银行提供虚假的证明文件骗取银行贷款150万元,后隐匿财产以逃避返还资金,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贷款诈骗罪。

 

二审法院院认为,涉案贷款是申宏公司的名义向银行的贷款,该笔银行贷款用于偿还申宏公司的高息借款和货款,是用于企业的经营活动。虽然上诉人和杨某某向赵某某制造虚假的欠条,并与赵某某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但上诉人只是对自己在申宏公司的股权进行转让,并未对申宏公司的资产进行转移,原判认定上诉人对申宏公司的产权转让给赵某某,以逃避返还资金,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上诉人犯贷款诈骗罪,属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应予纠正。

 

案号:(2016)赣刑终280号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林建新利用泉州商会副会长身份,以其自己的公司或由其实际控制的员工之名的多家公司,采取相互担保、互为支付对象等形式,向某某银行利民支行等银行提供虚假贸易合同、报表、增值税发票等材料,骗取流动资金贷款或申请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后用于归还欠款,其行为已构成贷款诈骗罪。

 

二审法院认为:上诉人到外面借过桥资金先归还银行贷款,再向银行申请贷款归还过桥资金,属于借新贷还旧贷,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上诉人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银行贷款的故意,其行为不构成贷款诈骗罪;但上诉人以其自己的公司或由其实际控制的员工之名的多家公司,采取相互担保、互为支付对象等形式,向某某银行利民支行等银行提供虚假贸易合同、报表、增值税发票等材料,骗取流动资金贷款或申请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后用于归还欠款等,其行为构成骗取贷款罪。

 

案号:(2009)琼刑二终字第13号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佟艳秋、潘家雄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明知没有偿还能力的情况下,使用虚假的证明文件骗取银行贷款共计人民币1126.9041万元,数额特别巨大;被告人郑大标、郑大才为被告人佟艳秋、潘家雄骗取银行贷款人民币939.4041万元积极提供帮助,数额亦属特别巨大,四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贷款诈骗罪,且造成银行贷款本金损失548.641412万元,应依法予以惩处。

 

二审法院认为,行为人的主观目的是通过其客观行为表现出来并予以证实的。上诉人佟艳秋、潘家雄在客观行为方面既存在明知其没有偿还能力而采取欺骗手段骗取银行大量贷款的情节,也存在将骗取的银行贷款主要用于公司经营的情节,依照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应认定上诉人佟艳秋、潘家雄在主观方面的非法占有目的不是很明显。

 

(四)结合以往在银行的贷款表现、贷款时的资产状况以及贷款后履行合同情况判断,不宜认定行为人具有非法占有的主观目的。

 

案号:(2017)皖01刑终225号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郑生节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诈骗银行贷款共计人民币1485万元,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贷款诈骗罪。

 

二审法院认为:郑生节没有非法占有的主观目的,具体理由如下:

(1)从郑生节以往在银行的贷款表现看,郑生节在涉案贷款的上一年度以力天公司名义在工商银行金寨路支行办理了总额为1290万元的国内保理贷款,到期后如约按时归还。郑生节以往在银行的贷款表现良好。


(2)从郑生节申请贷款时是否具有履约能力看,郑生节辩护人二审向法院提交的上诉人郑生节实际控制的公司及其个人的资产材料证实,郑生节在2013年9月与工商银行金寨路支行签订保理贷款合同时,其控制的力天公司、鼎盈公司及其个人拥有的应收款、房产、汽车等价值三千万元左右,远远超过其申请保理贷款的1700万元数额,郑生节在申请贷款时有履行贷款合同的能力。另外,中国工商银行的银行调查报告证实,工商银行金寨路支行在审批涉案贷款时对力天公司的经营状况、财务状况、资信状况等进行了调查,评判力天公司财务指标正常,具有长短期偿还债务的能力。


(3)从郑生节在贷款合同到期后是否积极偿还看,对于涉案的1700万元保理贷款,上诉人在贷款合同到期前提前归还了其中200万元,后由于资金链断裂等意志以外的原因,在合同到期后未能一次性偿还贷款,但其仍一直在积极努力履行还款义务,陆续偿还贷款20万元。


(五)虽然虚增抵押房产价值,但用于抵押贷款但房产真是存在,且办理贷款时价值接近贷款数额,不宜认定行为人具有非法占有的故意。

 

案号:(2016)黑刑终117号


一审法院认为杨哲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虚假证明文件,诈骗金融机构贷款,其行为构成贷款诈骗罪。

 

二审法院院认为,上诉人杨哲在帮助他人办理银行贷款过程中,提供虚假材料,骗取贷款数额巨大,其行为构成骗取贷款罪。根据证人那某、郭某、孙某二的证言,黑龙江广鑫房地产估价公司出具的真实评估报告、公安机关的鉴定文书以及黑龙江展鹏房地产估价公司出具的评估报告等证据,能够认定杨哲在帮助毕某、翟某向帽儿山农村信用社办理房产抵押贷款过程中,提供抵押房产的虚假评估报告,虚增抵押房产价值。毕某、翟某用于抵押贷款的三处房产真实存在,且经鉴定,办理贷款时价值700余万元;根据现有证据,尚不能认定杨哲具有非法占有800万元贷款的故意,一审判决认定杨哲具有非法占有故意的依据不足。

 

(六)行为人出具了还款计划和承诺书,应认定其主观上没有非法占有的故意。

 

案号:(2013)四刑终字第150号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王某某假冒他人名义申请贷款,贷款到期后拒不偿还,其行为构成贷款诈骗罪。

 

二审法院认为,上诉人王某某使用虚假和冒用他人的身份信息,骗取信用社贷款人民币17.4万元,在信用社清欠时,上诉人王某某给信用社出具了还款计划和承诺书,其主观上并没有非法占有的故意,其行为不构成贷款诈骗罪。但上诉人王某某以欺骗手段多次取得信用社贷款人民币17.4万元,其行为已构成骗取贷款罪。

 

(七)主观上非法占有的目的不明显或证据不确实、不充分

 

案号:(2017)豫15刑终388号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张西亮、邬永清伙同他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编造项目理由,使用虚假的证明文件,骗取银行贷款,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均构成贷款诈骗罪,属共同犯罪。

 

二审法院认为在原判认定的贷款诈骗事实中,二上诉人虽伙同他人编造虚假的贷款理由,伪造虚假的证明文件意图申请贷款,其主观上具有犯罪故意,客观上符合刑事犯罪的特征,应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但原公诉机关并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所骗贷款的目的,原判认定张西亮、邬永清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目的的证据不足,该事实定性为骗取贷款罪较为适当,

 

案号:(2017)内08刑终99号

 

一审法院认为,柳旭、王建、郭靖贷款时均无固定职业,无稳定收入、财产、存款、债务高于债权且大部分债权均发生在2016年,短期内无法归还。柳旭、王建、郭靖购车时未交纳首付款,提供虚假证明材料以低配车办理高配车贷款的方式骗取银行贷款,贷款后经银行多次催要亦无能力偿还,柳旭、王建、郭靖明知自己没有归还能力而骗取大量贷款,应认定其三人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贷款的目的;张强、马红霞明知柳旭、王建、郭靖没有归还能力,张强指导其三人制作虚假材料,马红霞制作虚假购车合同及发票、首付款凭证,这些虚假证据在诈骗过程中起到关键作用,张强、马红霞与柳旭、王建、郭靖有共同犯罪的故意,且不属于从犯,客观上五被告人均实施了伪造虚假资料,欺骗工商银行的行为,符合贷款诈骗罪的构成要件,其行为均应以贷款诈骗罪定罪处罚,

 

二审法院认为,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柳旭、王建、郭靖为从银行取得贷款,伪造贷款所需的证明文件,上诉人张强指导三人伪造贷款所需虚假材料、马红霞制作三人所需的虚假证明文件,柳旭、王建、郭靖各骗取银行贷款77万元,三人给银行造成损失分别为72.468万元、67万元、67.584202万元。虽然五上诉人客观上实施了骗取贷款的行为,但主观上非法占有的目的不明显或证据不确实、不充分,其行为均构成骗取贷款罪。原审判决认定五上诉人的行为构成贷款诈骗罪定性不准,应予以纠正。

 

案号:(2015)饶中刑二终字第176号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陈书生具有非法占有南昌工行800万元贷款的主观故意,理由为:

1、2012年12月向南昌工行贷款800万时已刚刚用公司的厂房、设备等作为抵押物向鄱阳信用社贷款700万元,此时天翔公司已经到了资不抵债的地步,陈书生也深知公司很难对所贷款项归还,仍然用他人财产质押并使用虚假文件获得贷款,其主观上应是放任不归还贷款的心态。

2、获得800万贷款后陈书生当天就用其中的500多万元用于归还其自己的民间借贷,之后本人也用其中的40余万元为自己购置了一台奔驰小轿车,没有证据显示陈书生将本次贷款用于了公司的经营;且在本次贷款期间,安徽省棉麻公司曾多次将用于质押的棉花从天翔公司出库,发生纠纷后经陈书生与南昌工行方面协商,承诺收购棉花补库,但陈书生仅在开始时是补了一点质量较差的棉花,之后就未补库;贷款到期不久后陈书生逃匿至广州。故陈书生的客观行为也佐证了其主观不想归还该贷款的心态。

 

二审法院认为,陈书生将南昌中山路工行的第一笔800万元贷款的大部分最终用于归还天翔棉业其他股东(王某、占某)的退股金及利息,应当认为该笔资金主要用于企业的生产经营活动。公诉机关指控陈书生非法占有南昌中山路工行800万元贷款的证据无法证明陈书生存在肆意挥霍银行贷款,抽逃、转移资金、隐匿财产,使用贷款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等情形;本案也不能排除由于陈书生经营不善等原因导致不能归还银行贷款,且陈书生在2012年12月份取得南昌中山路工行800万元贷款后至贷款到期前已经支付了部分利息,另天翔棉业的资产数额在股东王某、占某退股后也存在增加的情形。综上,认定陈书生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诈骗南昌中山路工行贷款800万元的证据不充分。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

手机号码:15251502121

联系地址:无锡市滨湖区太湖大道1888号城开国际西塔12楼

Copyright © 2018 www.defend4yo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律营管